昨天看的背,總覺得醫師和推拿師都有偷懶的嫌疑,結果睡了一晚,睡夢中總是不是很愉快,還是不時的刺痛,今天起床後就乖乖的再度報到。

結果今天就有點刻意的換了一個醫師,這個醫師花在我身上的時間比昨天多了不少,不管是不是裝出來的,態度也比較細心客氣,讓我決定下次(?)還要指定給他看。

今天的醫師說不幫我針灸背了,改針在腳上,我愣了一下,醫生說什麼我當然不會拒絕,不過想到要看到自己的腳上扎了針,感覺還滿可怕的。

果然腳上(大腳趾下方)的兩針還滿痛的,醫生說是要讓血路順暢,不過真的馬上就看到效果了。

回到家果然背痛好了很多。


**********


我從小就很怕蛇,大概小時候看的雜誌有可怕的蛇圖片(還有猙獰的人頭蛇身照)讓我嚇到長大。記得有次去永和的跳蚤市場,左顧右盼的晃呀晃,冷不防竟然旁邊有一條大蟒蛇,讓我馬上跳了起來,想不到有人會無聊到帶一隻大蟒蛇去擺攤,我跳起來的高度讓同行的朋友還哈哈大笑。

因為怕蛇,所以從小到大畫圖時幾乎都避開蛇不畫。

這兩年在隨手塗鴉時,竟然也會畫一些表情可愛的蛇。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其中的轉變為何?也許有專業的心理醫生可以剖析吧?


說到心理醫生,我很看不慣電視上一些所謂專家名流名記者在那邊道人長短,我很期望這些人死後都真的可以下地獄被拔舌頭,當然有現世報更好。

早期還有一些打著心理學博士名號的狗屁心理醫生在電視上幫人分析心理(現在當然還有,不過因為太多了所以我名字也記不住),其中有一個我覺得最可笑的,她幫人分析的內容之籠統,我已經看不下去了,可憐的被分析的藝人,為了一團和氣,只能點頭稱是。

最近因為超級星光大道很紅的製作人詹仁雄,10年前在他的四格漫畫書電視大國民裡,有一則我覺得很好笑的,就是在諷刺這個女心理學博士,因為他把這個女博士畫得眼睛是細細的鳳眼,跟我很看不過去的這個很像。

內容是,這個女心理博士幫一個藝人分析他畫的圖,講得口沫橫飛頭頭是道,藝人口中直說是、老師說得對,可是心理卻有個OS:

「幹!連圖都拿反了。」
創作者介紹

太陽臉的無聊手記

sunny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