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四隻只有何小桔的肉墊有好聞的香氣,所以爸爸常拿來貼住鼻孔~~






白癡何小桔,一直在追DVD暫停畫面的一顆移動的球....(有機會要買一隻雷射筆,聽說對貓很有用...)






我無法工作。








到我的桌子好像在走廚房似的。








歡喜冤家,何小芬每天一定會被何小桔咬到發出可怕的尖叫聲,那是何小桔的娛樂,可是一下子兩個貓又窩在一起了。






姊妹互相安慰....(因為何小桔已經桔紮了.....)






路上拍到的黑貓母子(或母女(或父子或父女)),no wonder一般人對黑貓沒好感,看起來就一臉很邪惡的樣子。










我住處附近有個小巷有個賣自助餐的小攤,就在馬路旁賣自助餐,我每次走過看到那種衛生條件都覺得很可怕,可是附近上班族還是都會買不知為什麼。有一次晚上我經過看他們收攤,竟然拿噴的殺蟑劑大量的噴鍋具和桌椅,實在很離譜。

可是那是很明顯的都會勞工階層的生活模式,我也接受。

最近發現他們好像有在養這隻貓,每次經過都會看到他窩在一旁,大概與這攤自助餐維持一種不遠不近的關係。

因為這隻貓,我對這攤自助餐突然沒那麼反感了。我只希望去那邊吃飯的工人不要玩弄這隻貓,畢竟台灣人很多對待流浪貓狗的惡意令人難以想像。






我們家的貓都分不出來我是在跟她玩.....

sunnyfac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爪
  • 這是正確的決定
    ㄎㄎㄎ

    真是好久沒有他們的消息了
  • -_-IIIII 講得好像你跟他們很熟一樣.......

    sunnyface 於 2008/06/24 19:42 回覆

  • Jason
  • 不會啊
    我也很喜歡看你寫Sandy的啊…
  • 因為你是歌迷啊!

    sunnyface 於 2008/06/27 05:56 回覆

  • volu
  • >>白癡何小桔,一直在追DVD暫停畫面的一顆移動的球....

    我們家
    會用手撲時鐘上a秒針...
  • 你家的貓真的贏了.....

    sunnyface 於 2009/01/17 17:17 回覆